伟伟盛世| 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违建别墅与重伤的龙脉

2018年11月1日,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钱引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8年11月5日,西安市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决定:接受上官吉庆辞去西安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的请求。

近些年,长安城的长官,走马换将,行色匆匆。

 

上官右迁省城做市长时,市委书记魏泯洲即将离任,省委的意图不言而喻。顺利的话,主政宝鸡多年的他,将会以西安知府的省份跻身省委常委。

 

如此,他的排名将会在曾经的班子成员钱引安秘书长之前。

 

要知道,作为中管干部,其任免决定,通常由中央做出。在这个过程中,组织部门扮演着建议者的角色,中组部要搜集相关人事材料,并形成报告,供中央参考。

 

很显然,秦官的任命,省委扮演着重要的建议者角色。而他俩的成长进步,得到了省一级班子成员的推动与赞许。换句话说,他俩在那个位置上,符合当时整个秦官阶层的利益。

 

然而,短短两年多时间,曾经风光无限的“宝鸡干吏”,在无任何突发事件(如安全事故)的影响下,一位严重违纪违法,一位已经取消人大代表资格。

 

二人职位(正厅到副部)的变化是2016年,那一届的常委班子中,纪委到站下车,西安知府身陷囹圄,常务副、秘书长、统战部长、政法委书记退居二线,组织部长降级使用,司令让位。

 

(原西安市委书记魏泯洲受审画面)

唯一一位排名提升者,是上海过来的宣传部长。

 

作为对比,在前任西安知府的省委班子成员里:有一位进了政治局,还有四位成长为了正部。

 

由此得出结论:“陕人治陕”的能量,已日渐式微。

 

或者说,高层对“陕人治陕”不满意了。而矛盾的爆发点,正是“秦岭别墅事件”。

 

 

秦岭别墅里住着谁?

 

两类人,有钱人,官员。

 

先说第一类人,秦岭北麓的建筑很多,大院子一般以高端小区和别墅群为代表。小院子则分门别类,既有各种流派画家、书法家的工作室,也有各种高大上的庄园和层次不同的农家乐。

 

在众多楼宇中, “西安院子”曾担当过央视纪录片的主角。媒体的公开报道中,其中一套别墅的价格,为600万到4000多万不等。

 

消费这种别墅的主体,必然是西安周边家境殷实的主儿。

 

再来说第二种人,在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上,中纪委徐书记讲到:

有的领导与老板结成政商关系圈;有的民企老板,上下打点,金钱开路,疏通关系;有的干部拿钱办事,违规审批,公权私用,贪污受贿。

 

这里面,经纪委通报,“拿钱办事”者首推当年的西安知府魏泯洲。

14年,“西安日报”曾发表题为《我市秦岭北麓违法建筑处置工作提前完成》的文章,文章里援引魏书记的话说:

秦岭北麓违法建筑治理工作决不能含含糊糊,决不能模棱两可,必须旗帜鲜明、态度坚定、行动坚决,不搞变通,不打折扣,以有力的措施,依法加快推进,确保如期完成整治工作,结果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而2017年中纪委网站上,写给魏大人的评语是这样的:

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长期搞封建迷信活动,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接受公款宴请和私营企业主安排的旅游活动;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规从事营利活动,收受礼品、礼金合计124. 35万元;违反生活纪律;涉嫌受贿7271.68万元。

 

其中便包括向L姓商人伸手要别墅。

 

与魏大人不同,咱西安的另一位党政要员,手段要高明几分。伸手易被捉,干脆自建得了,这便是陈家别墅的来路。

 

既然自建,规格不能太低,摆设不能太low,空间不能太仄,要不然会被同僚看不起。

 

至于土地的性质,是否涉及到违建,建设款项的来源,对于一位即将退居二线的要员,省里面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地方政府层面,西安府的主要领导,受过陈某人提携之恩者,不在少数。

 

因此,03年至今,针对别墅问题,无论是市里的自查自纠,还是省里的突击检查,贼喊捉贼,结局必然是贼越来越多。

 

上行下效,从省厅到地市,再到县乡,从户县,到长安区,再到鄠邑的党政工作人员,没住过别墅,也眼见着别墅推了盖,盖了推。人事更迭,什么人混得风生水起,大家心里亮堂得很。

 

甚至,当部分官员利用别墅清查之机,行打击异己之事,扛着红旗反红旗之时,反对之声很快就会被淹没。

 

据新华网消息,2014年的一轮查处中:202栋违法建筑的当事人确认了违法事实,其中违法占用耕地、林地的145栋,占用建设用地但审批手续不全的57栋,110人被党政纪处分。

 

可到了17年,却集中清理调查处理了秦岭北麓86宗214栋违法建筑,涉及责任人292名,实施责任追究261人,党政纪处分205人。

3年过去,问题越来越大,有问题的人也越来越多。

 

为了自保,地方官员除了选择站队,别无他法。至于省市一级政府,随时可以拿着“清查违建别墅”的令箭,上下挥舞,左右官场。

 

长此以往,污染的不仅仅是自然生态,而是政治生态。

 

所以,不久前中纪委徐主任巡视陕西,提到的是:

对照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要求,全面查找秦岭违规建别墅乱象反映出的“两个坚决维护”不够坚决、不够有力,工作上不落实、不作为、乱作为,作风上宗旨意识弱化、浮在表面,反腐败工作上发现问题能力不强、处理不严格不严肃等问题。

 

就差没指名道姓地说,你陕西的官员,在维护核心地位上,做得稀烂。

 

类似的评语,就算在GDP造假的内蒙,塌方式腐败的辽宁,都未听闻。

 

此情此景,是你上官市长指挥几辆挖掘机,念几篇稿子就能平息的了的吗?

 

所以,治你个“不实心用事之罪”,倒显得轻!

 

而事发前,身为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摆在他身前的就两条路:一,得罪整个地方。二,选择性执法,在“两个坚决维护”上打些折扣。

 

横竖不归!选择后者,能留个完尸罢了。

 

所以,若问别墅里的官员里都有谁,不如问“片叶不沾身”者,其谁?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秦岭别墅的始作俑者:长安区往南五十里,终南山麓,有一处叫做独松阁的宅子。

 

文革那段,胡校长被别墅的主人赶出了关中平原。而在胡的人马接手陕西后,官员们对别墅的钟爱倒是保留了下来。

匆匆五十年,人性从未改变。

 

 

谁推动了秦岭别墅的建设?

 

沿着原陕西省委秘书长钱引安的发迹,我们边走边看。

 

02年长安撤县设区,时任区长钱引安提出了“新长安战略”,其中“秦岭北麓经济带”是该战略的重要组成。

 

钱区长的定位很清晰,就是将长安区的工作重心,从传统农业经济模式转移到现代城市发展上来。

 

按说没毛病,但城市化的副作用之一就是别墅的泛滥。

 

而自03年开始,西安周边的别墅群如雨后春笋,刷刷往外冒。为了加快城市化进程,仕途更进一步的钱书记当起了售楼员:

 

尽快在长安买房吧,不然过几年房价又涨了。现在已经不便宜了。

土地财政,见之端倪。

 

由于突出的工作能力,05年钱书记右迁雁塔,后荣升西安市副市长。

 

而钱副市长的几任老首长,依托陕西不快不慢的发展,官运亨通,风光无限。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西安市政府新一届的领导班子,在如何发展的思路上,愈发依托于土地财政这根稻草。

 

14年,浙江云栖小镇横空出世。16年,住建部等三部委力推。

 

同年,西安特色小镇的创建也全面拉开帷幕,首批35个特色小镇规划和建设,一路绿灯。

 

在西安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上,西安市提出要建设一批“产、城、人、文”四位一体有机结合的特色小镇,形成支撑西安大发展、大突破、大跨越的新增长极。随后,市里又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加快推进特色小镇建设。

 

短短两年过去,环顾整个秦岭北麓:蒋村,太平裕,高冠,崂峪,沣峪口,王莽镇,周至街,将军山,白鹿原,茯茶镇,遍地开花。

 

其中,除了茯茶镇因为《那年花开月正圆》取景的缘故,绝大多数小镇在特色的道路上,纷纷上了地产经济的贼船。

 

无论是民俗,文娱,影视,科技城,还是餐饮,统统挂羊头卖狗肉。

 

掺和其中者,既有如浐灞这样的地头蛇,也有外来大户海航,还有诸多中字头或航字头国企。

 

就连明星房企万达,也要披上一件“文化旅游城”的外衣,疯狂囤地。

 

何也?

 

还不是“房住不炒”,离不开土地财政的各级地方政府,玩起了掩耳盗铃的把戏而已。

 

原住民,村干部,开发商,地方政府,所有能够通过推动别墅建设分杯羹的客体,都将自觉地维护这一游戏规则。

 

如此,“房住不炒”与“青山绿水”八个字对抗的,将不仅仅是三秦大地的官员们。

而山雨欲来,陕西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前言:

2018年的8月底,

阴雨多日的秦岭北麓被一道祥瑞之光划破长空,

随后这片光芒越来越亮,

直至笼罩了整片山脉。

龙抬头,开天了。

2018年8月底-摄于秦岭北麓

这样的光芒在华夏历史上属于标准的祥瑞之相,往往和国之气运能划上等号,最广为人知的祥瑞,是在十几年前 某个龙脉大局立柱之时,彼时据称申城遍布金光 ,从此再凶狠的台风灾害 一律乖乖避开,从未能直冲入内。

而这束降临于秦岭北麓的光芒其出现之时,却和当初申城龙脉立柱时有高度相似,皆恰逢大兴土木的时刻,只不过区别在于,申城是兴建 北麓是拆除。

但它们又有其巨大的共同点,申城是为了把入海龙首以柱抬起,北麓则是为了把镇山龙背松绑。

龙脉:

熟悉其状况的读者应该知道,昔日椅座于秦岭山脉脚下的,是数百栋别墅类建筑组成的违章建筑群,其中最富盛名的有诸如:西安院子、山水宅院、提香溪谷、高山流水、南山唐郡、国岭等。

在这些项目中,尤以国岭的项目宣传标语最为嚣张:“国之龙脉,岭立天下”

实在是厉害了 , 龙脉、天下, 无脑开发商敢起名,无知业主居然也敢迁入。

也理解,毕竟这样的标语不仅听上去威武霸气 同时也给了持有的业主一股莫名的地气,仿佛入住此地后,从此就能逐鹿华夏。

但如果我们把这片土地上商界中最有权势的两个王姓男子请出来聊聊他们人生最为痛苦和后悔的事儿,他们一定会给出一个异口同声的答案,即“龙脉上头动土的时候”。

何谓龙脉? 即华夏国土上地气最旺,且风水最盛之处,按照常理而言,风水兴盛必对其拥有者大有裨益,此话自然没错,只不过前提是,这命能承的住。

华夏龙脉三干图

普通人始终有一个小小的误区,总觉得商界英豪就是这天下一等一的人材,此话半对半错,对的地方是这些英豪确实是顶尖人材,可人材说到底终究是栋梁,成不了龙头。

既然成不了龙头,你偏要去龙脉上动土,那你就必然横遭反噬。

2018年,大连王 在纵横杀猪榜和地产界连续数年后,瞬间落入巨额债务深渊,首富变首负。

而天津王,曾以疯狂收购与并购之举,冠绝全球资本界,但就在差点触及天顶之时爬上一座高墙,随后坠崖丧命。

一衰一亡,

究竟是命运的安排 还是自找的难堪?

灏泽不做任何揣测,

只说两件事儿,您是非自判。

大连王与长白山:

极盛之时出现在镜头前的王老板,有三个片段让人记忆犹新。

第一段,是在舞台上唱出了一无所有。

第二段,是表示小目标乃区区一个亿。

第三段,是当他在办公室中讨论项目时,手下高级幕僚们的提议全被否决。

三个片段尽显他纵横睥睨的霸气。

而这样的嚣张,和这种份霸气,放眼那时的商界,也确实只有他配得上。

总说,人生得意须尽欢,更何况在地产这个群雄云集的领域里,他一手缔造的庞大商业帝国,让他成为了当之无愧的资本之王。

王的另一个特性就是就是无敌 但无敌也必然很寂寞 很空虚。

曾经尔冬升的电影《门徒》中有一句台词:“到底是毒品更可怕,还是空虚更可怕”。 这句话不仅道出了毒品的厉害,也勾勒出了空虚的恐怖。

那一个功成名就 登峰造极的中年男人,在享受着名利之毒的侵蚀时 又承受着空虚带来的腐蚀,你觉得他会做些什么呢?

人间不值得,但人间的功名利禄永远值得,虽然不能向天再借五百年,可是千古一帝康熙的清皇朝所标立的长白山龙脉禁地,却能划入自己的商业版图,一饱帝王之福。

于是,包括豪华酒店、旅游小镇、别墅区、高尔夫区、大型人造景和户外滑雪场点等在内的各式商业体,在大连王的指挥下,拔地而起。

当时北方同僚曾和灏泽谈及此事,议论之后,我们吸了一口凉气,王总胆子真的大,长白山龙脉上动土。

长白山龙脉 清皇朝的风水根基,在其数百年的统治之下,此片山脉从来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除非清皇帝和文武百官有向天拜祭之需,故平日永远是重重重兵把守,妄论地产商了 就是铁帽子王也不得擅入,否则格杀勿论。

因为长白山龙脉是天下最大的潜龙龙脉,亦有别名为出海龙,谁争得此脉 就有能力吧统治版图向中原延展,这也是为何历代封建王朝都对龙脉历来看得极重的原因,同时历朝历代的帝王都力求护好自家龙脉,才能保王朝兴盛 自私绵延不绝。

可如果要想兴风作浪、改朝换代 复辟旧朝,那就必须斩断别家龙脉,例如秦始皇挖断南京的龙脉,董卓毁了洛阳的龙脉、以及之后的唐宋元明清历朝无一例外都遵循了这个做法。

以至于金庸先生的鹿鼎记中,陈近南为了断绝清朝统治,都是把上长白山断龙脉作为天地会最大的奋斗目标之一。

就是这样的一片风水禁地,大连王的商业项目在当时推进的如履平地,直到2017年他才知道,当时的他其实是如履薄冰,只是不自知而已。

2017年10月1日,项目所在的抚县衙门下达取缔函,要求所有高尔夫还有大部分项目恢复建前原样,原有土地按照规划恢复原批复用途。

这一取缔的结果,简单涵盖如下:

1 – 曾以“运动员公寓”名义报批建设的森林公馆第一期93栋别墅已被恢复成平地。

2 – 白桦球场占用的土地已经填平还林,相距10公里的松谷高球场也已停业。

3 – 大量商业和旅游体停运,并将逐步安排复原工作。

这一系列的整改,将导致大连王的万氏集团损失上百亿。这还不包括前期的成本。

期间,也是整个万氏集团这个地产巨舰面临风雨飘渺的日子,身陷巨额负债风波,内部也发生大量问题,包括核心梯队的大批出走。

就连名嘴王公子,都在那段时间沉寂了近上百天。

直至整片长白山龙脉上的违建整改完毕后,其面临的压力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你说,好好的做地产商不行,为何偏要折腾着去整龙脉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灏泽百思不得其解,或许人行至高峰,总要为自己不断地设置新挑战,方能满足自己登峰造极的欲求。

因为同时另一位商界人物天津王也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只不过他所付出的代价,要远比大连王大得多。

天津王与秦岭北麓:

海氏集团的真正一把手陈总曾在今年的某次会议上,拍台子骂过这样一句话:“TMD他倒是一死了之!给剩下的活人留下了这么一大堆烂摊子!”

原因是海氏集团的封疆大吏天津王,在死前搞了一把大活,随后屁股都没擦完就直奔黄泉了,连一份实实在在的解决方案都不留。

导致这一情况的发生,是因为海氏集团的方向盘在数年前就被转交给了二把手天津王,因为这样一家日后以“并购霸主”之称闻名寰宇的企业,太需要一位少壮派的领军人物操盘了,资本的博弈游戏历来是新生代的专长,这一点,不管姓陈的同意不同意,都只有退位让贤。

毕竟收购英迈、希尔顿、德意志等行为,已经不是年逾六十的陈总能承受得了的,相反让年仅五十余的天津王来扛旗,不失为一个更好的选择。

于是,天命壮年天津王,顺利上位,并一手打造了世界第一的“并购霸主”,其资产总额从2015年末的4687亿,于2017年年末时跳到了骇人的1.5万亿。

在许多公开场合下,天津王都和大连王表现出了一样的状态,霸气 孤傲 嚣张,但是在许多场合下,他又表现的无比惊恐和担忧。

这份担忧其实圈内人知道,不光是要应付即将到来的债务,同时也因为他和大连王犯了同样的一个错误:“龙脉上动土”。

按理来说,这样的错误并不会是天津王这样的人会犯的,因为他的亲密战友陈总本人笃信佛学与玄学,陈总不仅和佛教众多高僧交好,也与许多玄学界的人有密切往来,这其中就包括同样已故的王大师,这种逆天动土的大事儿,他应该略知一二。

所以江湖有传言,说天津王的这次祸端其实是陈总故意卖关子卖出来的,因为能劝阻他作死之举的,在当时也只有姓陈的了,其他的阿谀奉承之徒,只会对他的一切安排拍手叫好。

也只有天津王走了,这海氏的方向盘,才能回到陈家人手里。令人觉得蹊跷的是,在天津王死之前的两个月,陈总的儿子小陈从海外归来,成为天津王的特殊助力 常伴其身边,染指一切所涉项目,如今想来 意图难测。

至于天津王闯的大祸,就是在一片土地上私自违建了大量别墅和商业体,且从建筑行至而言,用风水学的话语来形容就是犹如尖刀利刃深入土地。

据当地施工的工作人员透露,他们在其中所建设的豪华别墅,都是如同宫殿一般的气派,其养狗的狗舍 比普通人家住的屋子都要宽敞。

而这片土地就是秦岭北麓,同时也是孕育了华夏文明无数朝代的三龙主脉,秦岭龙脉。

如果说长白山龙脉,只是清朝的一条次龙脉,秦岭龙脉,就是真正能孕育一个撼动天下的定国之脉。

横扫六合,一统华夏的大秦帝国在此诞生。

雄踞天下,威震东西的大汉王朝在此诞生。

贞观之治,开元盛世的大唐霸业在此诞生。

就连华夏风水的两位顶尖人物,袁天罡与李淳风都把李世民的墓定在了与秦岭隔水相望的关中平原。其余几乎所有关中地区的帝王陵墓,无一例外地都安置于此,长眠于秦岭的怀抱之下。

秦岭,华夏三龙脉的定国之脉,名副其实。

千年平安,未曾打破。

直到天津王的出现。

带领一众无知开发商涌入的违建的海氏集团,在秦岭地区所搭建的违章建筑有近142栋 总计281套之巨,据称在违建敲下第一根桩时,正好应了华夏土地上发生的一件怪事,此事震惊朝野,并于八月成立专门组织机构,处理此事。

一时间,整片关中地区被揭开了锅,两位大员遭到问责。说到这两位大员,其名字也极尽讽刺意味,一名引安,一名吉庆。

现如今的秦岭,随着工作的推进,整片土地都在按照原样进行恢复。

而在在违建拆除进度正式开始时,就出现了文首那副照片,巨龙抬头 拨云见日。

其实灏泽真的想找机会问一问天津王,到底是怎么想的? 

作为一家资产规模达到万亿级别的巨无霸平台掌门人,为何偏偏要去犯如此的风水天命大忌,动土华夏六龙脉的定国之脉?

只不过老天没给这个机会,就直接把天津王给收了。

苍天有眼。

华夏六龙脉和人造龙脉:

最后,再给大家普及一下华夏六大龙脉,和风水巨作申城龙脉。

1.昆仑山龙脉:昆仑山又称万祖之山,古人称昆仑山为中华”龙脉之祖”。

2. 西倾山龙脉:西倾山地处青海省东南部,位于青藏高原东南部边缘,属于昆仑山系巴颜喀拉山的支脉,为中龙山脉。

3.长白山龙脉:长白山位于吉林省东南部,东南与朝鲜毗邻,中朝两国的界山,有“关东第一山”之称,是满族的发祥地,是清朝的龙脉之地。

4.峨眉山山脉是南龙龙脉,处于地球北纬30度,被称为最神秘的地带。

5.太行山龙脉:中国北龙龙脉。

6、秦岭龙脉:主体位于陕西省南部与四川省北部交界处,呈东西走向,秦岭龙脉被尊为华夏文明的龙脉。

7、申城龙脉:申城龙脉本身即是要在风水史上挥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人间巨制。从其“以路化江”的构思,再到以盘龙柱作为龙首高抬之处,还要结合申城复杂的地理环境来建设,只可谓恢宏中带有精巧。

不负有心人,龙脉正式落成后的1999年,一个崭新时代的诞生。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灏泽异谈


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整治始末》

四分钟速览版

全片(44分钟)

PS:晚上在修改中天金融和华夏保险的文章时候有读者给我发来了关于秦岭违建别墅的文章,想起来灏泽也写过,就蹭个热点先整理发出来给大家分享,牲产队长的文章因为被封了,所以我删了里面很多敏感的内容,灏泽的文章很少被封,满满的正能量!

近来急火攻心,压力很大,睡眠质量很差,精神也跟不上了,连改个文章都不顺畅啊……还得好好调整调整!